一个可以预测下一秒的小装置,如何摧毁了人

Haozi 2020-05-01 12:59 酷崽儿们都在这

  一个可以预测下一秒的小装置,如何摧毁了人类的行动力

 本文是美国华裔科幻奇才特德·姜(Ted Chiang)的短篇小说作品。由译林出版社授权转载。
 

 

  这是一个警告。请仔细阅读。

  至此,你应该已经见过了预测器;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它的销量大概已有数百万了。允许我为尚未有幸目睹的人介绍一下。这是个小装置,尺寸犹如开车门的遥控器,上面只有一个按钮和一个偌大的绿色发光二极管。揿下按钮,绿灯闪烁。它的特殊之处在于:绿灯会在你揿下按钮的前一秒钟闪烁。大多数人说刚上手时就好像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游戏目标是在看见闪光之后揿按钮,容易得很。但当你起意想打破规则时,却发现自己做不到。每次你想在看见闪光前揿按钮,闪光就会立刻出现,而无论你的动作有多快,也无法在亮光过后一秒钟内揿下按钮。如果你想等待闪光,打算在闪光过后再揿下按钮,那么闪光便永远不会出现。无论你做什么,总是先闪光后揿按钮。你无法愚弄预测器。
能够预测下一秒的预测器
 

  预测器的核心部件是反向延时电路—它向过去发送信号。等负延时能够大于一秒钟以后,这项技术的深层内涵会变得更加清楚,但这并不是我警告的重点。迫在眉睫的问题是:预测器正在展示自由意志这东西根本不存在。说自由意志只是幻觉的论证早已有之,有些基于严密的物理学,有些则基于纯粹的逻辑推理。尽管多数人都同意这些证明无法反驳,但没有谁真的接受这个结论。拥有自由意志的经验过于强而有力,一番论证并不能否定它。真正需要的是实证,而这恰好是预测器所提供的。通常来说,一个人会着魔般地连玩好几天,拿给朋友看,绞尽脑汁瞒骗装置。这个人可以假装对它失去兴趣,但他不可能忘记其中的内涵 —— 接下来的几周里,“未来无法改变” 这个念头深入他的脑海。有一部分人意识到选择毫无意义,从此拒绝再作任何决定。他们仿佛整个军团的录事巴特比(巴特比是 Herman Milville 同名短篇小说中的人物,拒绝任何变化和沟通,不论别人要他做什么,都只是回答 “我不愿意”,最后甚至拒绝进食。),纷纷停止了一切自发性活动。最后,三分之一的玩家必须入院治疗,因为他们连自己吃饭都做不到了。终极状态是运动不能性缄默,醒状昏迷的一种。他们能用眼球追踪动作,偶尔改变躺姿,但仅止于此。运动能力依然存在,动因却已消失。在人们开始玩预测器之前,运动不能性缄默非常罕见 —— 这种病症由大脑前扣带区域受损导致,现在却犹如精神性疫病般蔓延。人们曾经设想过能够毁灭思考者的念头: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洛夫克拉夫特恐怖,或是某个能让人类逻辑系统崩溃的哥德尔命题。结果,使得人们丧失能力的念头却是我们都已经遭遇过的:自由意志并不存在。只是在你相信之前,它并不具有杀伤力。医生试着在患者还能对交谈作出反应时与其辩论。我们一直过着幸福、积极的生活,他们劝说道,那时候我们也没有自由意志,所以并没有什么不同啊。“上个月你选择行动时并不比今天更加自由,” 有医生这么说,“现在你还是可以那样过日子啊。” 而患者总是回答道:“但现在我知道了。” 一部分人就此再不开口。
被预测器预测的未来
 

  “有些人会争论说,预测器导致行为改变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我们确实拥有自由意志。机器人无法灰心丧气,唯有能自由思考的个体才可以。一部分人陷入运动不能性缄默而另一部分人却没有,这一事实突出的正是作出选择有多么重要。不幸的是,这个推理存在缺陷,因为决定论适用于各种形态的应激行为。一个动态系统可以落入吸引域并收束于不动点,而另一个则展示出不确定的混沌表现,但这两个结果本身却是完全决定性的。我正在你的未来一年后向你发送这个警告,它是兆秒级反向延时电路首次应用于通信设备后收到的第一个长信息。关于其他问题的消息将陆续送来。我给你的信息是这样的:假装你拥有自由意志。关键在于你必须假装你的决定至关重要,即便你知道事实并非如此。现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什么,而相信谎言是避免醒状昏迷的唯一方法。文明如今维系于自我欺骗之上。也许一向如此。但是我知道,既然自由意志是个幻觉,那么谁将陷入运动不能性缄默谁将不陷入早已注定。对此谁都无能为力—你无法选择预测器对你起什么作用。你们中有些人将倒下,有些人将不会,我送出这个警告无法改变两者的比例。那么,我为何还要这么做呢?

  因为我无法选择。

上一篇:创造偶像,是领袖,也是 “神” 、“父亲” 和
下一篇:抚顺的那个王小华,你在哪?

猜你喜欢

帆布包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868888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