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颗滚石—鲍勃.迪伦

Haozi 2020-04-17 17:26 酷崽儿们都在这

  在许多人心中,鲍勃.迪伦无疑是音乐史上抗议歌手的形象代言人。

  他写出六十年代,甚至整个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数首抗议歌曲,他把民谣,流行音乐转变成为一首首犀利的抗议诗,或者揭示社会真实的寓言诗。而他在《时代变了》(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g)专辑封面紧蹙双眉的愤怒神情成为那个时代最鲜明的脸孔。

  然而,说他是抗议歌手可能是音乐史上最大的误会。因为,他的抗议时期主要是在1962~1964年的短短两年时间,虽然之后他仍不时书写社会议题的歌曲。

  迪伦写下了伟大的抗议歌曲、不情愿地界定了抗议歌手的形象,却拒绝被抗议歌手所界定

  1961年二月,这名十九岁、面容苍白的年轻人背着吉他和破旧皮箱,走下“灰狗”巴士,从白雪冰封的明尼苏达来到了纽约格林尼治村。
十九岁的抗议歌手鲍勃迪伦

  这里,被人们昵称为“村子”,是全世界民歌的中心。

  不止民歌,这里也是各种前卫文化,地下艺术正在发生的地方,各种颠覆性的创造与想象肆意的跨界串门子。在麦杜格街(McDougal Street)上,画家在Cafe Wha听着爵士乐与民歌。民歌手和诗人在煤气灯酒馆(GasLight)狭小的地下室轮番吟诗唱歌,或者不小心进入了小剧场中粉墨登场。

  这个斑斓的景象不是始自六十年代。从十九世纪中期开始,格林尼治村就是美国波西米亚文化和激进主义的首都。艺术家、作家、革命者在这里热烈的挥洒他们的生命。

  而这些波西米亚和革命分子并不是在华盛顿广场——这里是“村子”的心脏——的两侧各自生活着,而是在广场中心一起相拥起舞:波西米亚们抵抗主流文化的压迫,革命分子反对资本主义的支配;但革命家们没有忘记美学与意识是革命所必须的,作家与艺术家也深信想象力的解放不能没有社会结构的改造。于是这里诞生了尤金.奥尼尔的剧作、左翼记者约翰.里德(John Reed)的激情文字、女性无政府主义者爱玛.古德曼(Emma Goldman)的呼唤,以及后来垮掉一代诗人们用诗歌和边缘的身体点燃反文化的火光。
抗议歌手的家

  自明尼苏达大学辍学来到纽约的迪伦,在“村子”里比任何人都用功(他的师姐实在1959年就火了的琼.贝姿)。他的主修学科当然是民歌,但他也在买杜格街的酒馆中吸收各种音乐精华,在十二街的艺术电影院看费里尼和其他欧洲电影,在布里克街的咖啡馆中倾听社会主义者和“安娜其”激辩革命道路,在朋友家的书房阅读大量的历史、艺术与文学著作,并和女友苏西终日埋藏在剧场和博物馆。

  很快的,他成为格林尼治村最耀眼的毕业生。

上一篇:让我睡着睡着睡死过去吧!!
下一篇:道化之花 大庭叶藏坐在床上看着细雨霏霏的海面

猜你喜欢

帆布包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8688882306